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下属镇街道先锋网站:

高岳街道 | 矿山集街道 |  朔里镇 | 石台镇 | 段园镇

当前位置: 首页 -老干部工作

爱心大使赵亦农

爱心大使赵亦农
   ――记安徽省马鞍山市金家庄区离休干部赵亦农

    赵亦农是安徽马鞍山市金家庄区的离休干部,81岁了,一生经历过无数坎坷,受过许多委屈,现又癌症病痛缠身,但他从不计较往日那些恩恩怨怨,挺住病痛,仍然用一颗真诚的心回报社会,救助贫困学生,关注弱势群体,捐助灾区人民……在感恩路上,老人做过善事上百件,捐助善款达近十万元。十万元,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一个只靠养老金收入的老人来说,足以表达出一颗真诚的心了。
    今年三月,老人被市委、市政府授予马鞍山市2007-2008年十佳道德模范,他的事迹在这座全国文明城市家喻户晓。
    颁奖会上,人们围着他,夸奖他,他淡然一笑说:“荣誉对我不过是鼓励,其实,我真的啥也没做。”
    为孩子,他捐出的是一片爱心
    赵亦农祖辈几代人都没上过学,不识一个字。在旧社会,和他一样大的孩子没几个能念得起书。而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走进了私塾的学堂。先生是一个穿长衫的老者,看他中午没吃的,就从衣袋里拿出一块馍,揣进他的怀中,那镆头带着先生的体温,至今还温暖在他的心里。
    少年时,他就刻苦学习,希望长大能当个人民教师。19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凤阳师范。没想到,只读半年,淮海战役打响,方圆几百里都成了战场,学校办不下去,他只得卷铺盖回家。
    书读不成了,老师也当不了,但那这个埋藏在心底的愿望却像火种一样从没熄灭。他常常做梦,梦见自己真的办了个学校,许多穷孩子背着书包向他走来,他每天清晨都站在学校大门口迎候着来上学的孩子。好几回,竟从梦中笑醒。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老人离休了,他觉得现在是实现当年梦想的好时候了,便拿出所有的积蓄和别人合办了一座学校。
    开学那天,有个乡下姑娘赶来报名,没钱交学费,赵亦农慷慨地拿钱帮她垫。听说姑娘的父亲有病,家里生活非常艰难,他又拿出2000元资助她。姑娘完成了学业,能自食其力了,捧着挣来的钱还给他,老人说:“当初我就是想帮助你,根本没指望你还,借条早已撕了,还什么!”
    赵亦农特别关心那些没考上大学情绪低落的学生。有个孩子就住在他家楼上,考大学落榜了,上楼下楼,再也看不到孩子的笑脸,听不到他的笑声。老人知道孩子心里的苦涩,便安慰他,要他鼓起生活的勇气。还主动带着孩子到高考补习班报名,校长说人满了,不肯收,老人死活不肯走,苦苦哀求,校长以为他是孩子的爷爷,被感动了,才把孩子收了下来。
    孩子记住赵爷爷的话,发奋读书,第二年考取了大学。老人清楚,孩子母亲有病,父亲下岗,家里困难,上大学没钱报名,决定资助他。但想到他和孩子一家都认识,人家肯定不会接受的。思来想去,就通过社区干部把1000块钱转给孩子,惟一的要求就是不要说出自己的名字。
    孩子上了大学,老人还不放心,干脆,以后每学期再给孩子600元直到大学毕业,这些钱都是通过社区转弯抹角寄到孩子手中的。
    孩子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很快就要结婚了。社区干部听说,向老人报喜,还对老人说,你应该把真相告诉孩子呀。老人把手直摆:“那样做,不是想叫人家报答我吗?不行不行,我图的不是那个。”
    直到如今,孩子还不知道他上学的钱就是楼上的赵爷爷从牙缝里抠出来的,更不知道有一双善良的眼睛一直的关注着他的成长呢。
    这些年,赵亦农感到自己确实老了,做不成多大事了,但支持穷苦孩子读书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每到孩子们放暑假,他就到社区打听,问问谁家的孩子在求学路上碰到了难处,谁家孩子考取大学没钱报名。
    一次,老人看到《马鞍山日报》上刊登出一篇《请帮我的孩子留住光明》的文章,说有对双胞胎兄弟,老大叫张大勇,老二叫张小勇,两人同时考取了高中,因为营养不良,患上青光眼,光治疗费就要上万。孩子的母亲满怀悲伤向人们诉说她的遭遇,老人被震撼了,狠狠心,从自己的离休金里拿出一万元送到报社,请他们转交。记者楞在那里,正想说什么,被老人打断:“快交给他们吧,孩子的眼睛比什么都重要!”
    赵亦农认为,孩子是国家的未来,为孩子做点事,就是对国家最好的报效。
    一个叫王小平的穷孩子,考取四川大学,他捐去1000元。
    一个孤儿考取大学,他又捐了1000元。
    一个至今他还叫不出名字的孩子,因无钱报名上大学,他又送去1000元……
    有人问他这五年来到底捐助过多少孩子,他摇摇头,说记不清,统统忘记了,问急了,就说:“我也不想立牌坊,记那些干什么!只是看到孩子没钱念书,我心里难受,能帮一个算一个。”
    为弱者,他捐出的是一种力量
    赵亦农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他把助人为乐当作最幸福的事。平时,只要看到别人碰到过不去的坎,就想方设法去帮助他。好事不管大小,只要能对别人有利,就认真去做,花再大的力气也愿意。
    去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天下着大雪,老人耳鸣得厉害,赶往医院就诊。在门诊窗口,他看见一对乡下夫妻正准备给孩子买药,可翻遍全身也找不到钱包,是忘了带?还是路上丢了?听着孩子哇哇的哭叫,老人心都要碎了,马上取出自己看病的200元,硬往那位妈妈手里塞,可人家说什么也不肯要,老人急了,转身就走,那对夫妻站在那里半天没动,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一位入党60年,为新中国的诞生与建设作出可贵贡献的老爷爷啊!
    这对夫妻好不容易打听到老人的住处,数日后,带着孩子来看望老人,一进门,夫妻俩楞住了。这是怎样的房子呀,顶多50平方,狭小,陈旧,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一张木床还是老人花五块钱从旧家具店买的。老人的生活过得如此俭朴还千方百计帮助别人,真让人感动。夫妻俩硬要把200元还给老人,老人说什么也不肯收,推不掉,就把钱塞进孩子口袋里,算是爷爷给孙子的见面礼吧。有一次,赵亦农在报上看到一则消息,说市郊有对聋哑人夫妻,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就这样,还把儿子培养到高中毕业,夫妻俩盼望儿子能考上医科大学,将来当个白衣天使,给千百个聋哑人治病。赵亦农被触动了,想起自己的小儿子也是个哑巴,他曾背着儿子四处求医也不见好转。儿子从聋哑学校毕业,天天躲在家里画画,画好了就到外地去卖。因为不会与人沟通,常常急得捶胸顿足,泪水直流。老人深知残疾人的艰难,便萌生出资助他们的念头。可那对聋哑人住在哪里呢?报纸上也没说,四处打听也没结果。思来想去,他就带了2000元跑到市信访办公室,想请他们转交。
    几天后,这对聋哑夫妇收到了这笔钱,听说是一位80岁老人给的,感动得泪如雨下。想把钱退回去,也不知老人家住在哪,夫妻俩打着手势,表示一定要自食其力,不给社会增加负担。
    后来,老人听说,聋哑人夫妻的儿子真的考取了医学院,他高兴得连嘴都合不拢,连声说:“好小子,有志气!”说着竟哼起了家乡的小曲。有人问什么事这样开心,他笑着说:“反正是好事,不告诉你。”老人用善良的心感染着这个社会,用行动激励着许多被生活的重负压得抬不起头的人。他们感到,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还能把省下来的捐助他们,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奋发呢!在他资助的人当中,有的成为国家公务员,有的成为优秀工人,有的当了老板……每当那些受过老人资助的人怀着感激之情来看望他时,他只是报以一笑:“人哪,关键时刻就缺那么一把火,我只不过给你添了把柴,让你的火烧得更旺一些罢了。”
    为灾区,他捐出的是一种真情
    赵亦农喜欢看电视,只要从屏幕上得知哪里受灾,心里就很不好受。老人永远不会忘记,他18岁那年冬天,一阵大风把家里的茅屋吹塌了,母亲被压在废墟里。那天他不在家,幸亏乡亲们赶到,七手八脚把母亲扒了出来,还找来郎中给母亲医伤。等赵亦农回来时,感动得扑通一声跪倒在乡亲们膝下。
    从此,他发誓要关心那些和母亲一样受灾的老百姓。平时,只要听说哪里有灾情,就是想天法子也得捐些钱去,唐山地震、淮河发水、印尼海啸、台湾风灾……少则千元,多则上万。只有把钱捐出去,老人的心才能平静下来,睡觉才睡得安稳,饭才吃得下,吃得香。
    去年5月12日,电视里出现汶川地震的场面,老人看着看着,忧郁的眼睛全湿了。老伴看出他的心事,问他,是不是想捐些钱去,老人点点头。和老伴反复商量,他们决定把家里仅存的一笔钱捐出去,那钱是留给在北京读书的孙子用的呀。孙子是哑巴儿子的孩子,夫妻俩生活十分艰难。平时,孙子想买电脑,老人都舍不得,他非要孙子利用假期打工挣钱自己花。可这钱,是他为孙子准备的学费和伙食费,怎么能动呢!可一想起汶川那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他觉得孙子比他们幸福多了。不管怎样,先把钱捐出去再说,灾情紧急,一天也不能等哪!孙子要钱另想办法。
    第二天,老人柱着拐杖颤微微地来到市救助站。工作人员以为是来要求救助的,请他到后面登记,老人知道人家误会了,轻声说:“我是来捐款的!”说着将一只布包交到工作人员手里,打开数数,天哪,竟然是一万元!
    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
    为自己,只为了却一桩心愿。
    老人一生尊重教师,他找的老伴也是教师,他们深深相爱着。就在他们满怀感激之情准备迎接幸福新生活时,没想到,妻子也不知说错了什么竟被打成“右派”,而他自己也在那个非常时期受到迫害。他曾跑到江边,面对滔滔江水诉说心里的不平,真想离开这个世界。可当他把揣在怀里哑巴孩子的照片拿出来仔细端祥时,所有可怕的想法顿时随江水流逝了。他问自己:“党培养你这么多年,怎么会有那样的念头呢!你一甩手走了,孩子交给谁?你忘记肩头的责任啦!”
    他又回到单位,回到家里,回到哑巴孩子身边,默无声息地忍耐着,盼望着春天的到来。
    历史的车轮碾碎漫长的冬夜,老人终于站在暖融融的春光里。他像换了个人似地,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从不多想往日所受的委屈,更不计较个人得失。革命多年,人家的官越做越大,他却越做越小,最后到了一家小厂当个副厂长。评先进,长工资,总是让给别人。他以宽容的心包容一切,理解一切,所以感觉到日子过得非常舒心。
    离休了,他还不肯闲着,仍惦记着社区工作,只要找到他,他就乐呼呼地跑去,给孩子们讲过去的故事,帮助调解邻里纠纷,整天忙得乐呵呵的。大家都说,老人的心哪,像溪水一样清亮,像数九太阳一样温暖。
    赵亦农并不富有,工资不高,负担又重。平时,老人省吃俭用,青菜、萝卜、豆腐老三样是家常菜,硬是把节省下来的钱捐献给更需要的地方。他的老伴黄文秀,83岁,患心肌梗塞等多种疾病,成天坐在轮椅上。赵亦农更是疾病缠身,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八年前,还患上了膀胱癌,差点送掉一条老命。
    说到这些,老人百感交集:“我老了,不能做多少事了,国家还给我发工资,养着我,不过意呀!……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把党和人民给我钱捐些给社会,心里才踏实。再说,让这些钱派更大的用场,不等于我多活几年吗!”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把钱财留给孩子?他神情严肃地说:“钱财并不能使人富有,有党和人民给我的这些荣誉,我可以富上三代!”
在老人桌子的玻璃板下,压着一张字条,那是林则徐的一则家训:“子孙如若我,留钱有何用?贤而多财,则损意志。子孙不如我,留钱有何用?愚而多财,财增其过。”这些话,老人已背得熟透透的,像渗透在他的细胞里,融化在血液中。
    当老人的事迹传扬开来时,不少人对他的行为很不理解,说他是“傻子”,说他是个怪人,其实,他不傻也不怪。赵亦农的老家在阜阳颍上县,那是个穷得鸟儿都不愿落脚的地方,从他记事起,就目睹灾难和贫困给老百姓带来的痛苦。记得荒年时,岳父经常支着一口大锅,当街熬稀粥,施舍穷苦人。至今,他的脑海里还常闪现出那一双双凄惶的眼,那一双双骨瘦如柴的手。他记得,平时,只要家里有一点像样的东西,母亲就慷概地拿出来给乡亲们享用。他更记得,父亲为替一位去世的朋友还债,竟把家里仅有的几亩地割给了债主,弄得全家一贫如洗,四处漂泊。
    赵亦农老人的家乡是春秋时代政治家管子的故里,他念书的学校就是以管子命名的,那里的大人孩子都能背几句管子的语录。他不会忘记,多少个凄风苦雨的夜晚,在油灯下,先生一句句地教他读《管子》的书,管子说:“道德当身,故不以物惑。”意思是说,讲道德的人,不能被物质世界所迷惑。这话记了一辈子,用了一辈子,他立志要和父辈一样,做一个讲道德,会感恩的慈善者。
人间万事,就像天上的浮云,变化莫测,惟有老人那颗感恩的心永远不变。他揣着一颗金子般的心,在感恩路上一往无前地走着,走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为让更多的人过上好日子,那怕吃再大的亏,他也心甘情愿。
    这正是我们党对每个共产党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