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下属镇街道先锋网站:

高岳街道 | 矿山集街道 |  朔里镇 | 石台镇 | 段园镇

当前位置: 首页 -老干部工作

“我要把一切献给党”

“我要把一切献给党”

——蚌埠市蚌山区离休干部陈人英同志事迹

 

    全国老干部先进个人奖杯、参加全国首次职工家属代表大会时与毛主席、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老伴参加渡江战役、淮海战役的军功章,一大摞荣誉证书……这是不久前,年逾九旬的蚌山区离休老干部陈人英老人向市党史办无偿捐赠的物品。在接到市有关部门的征集党史资料的通知后,九十多岁的老人花了几天的时间,整理出自己珍藏一生的物品,全部交给蚌山区老干部局,并请代为转交。老人深情地与老干部局负责同志说:“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我曾经宣誓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也要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

    陈人英祖籍浙江镇海,1916年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1944年11月参加工作,1948年3月在上海纺织十二厂(现国棉十二厂)加入中国共产党。从入党的那一刻起,她就暗下决心:是党把自己从水深火热的苦难中解放出来,今后一定要听党的话,报答党的恩情。

    她时刻遵守自己面向党旗举起右拳说过的话:不怕困难,永远为党工作,要做群众的模范,百折不挠永不叛党……1958年,她响应政府支援内地建设号召,由上海来到蚌埠,在市工会任生产部副部长;1960年,欣然接受组织安排,支援街道工业,调至中市区任分社工业部长;1962年,任中市区副区长;1975年退休;1982年改为离休。

 

帮助孩子读书,这是我和老伴多年的心愿

    1997年,陈人英老人第一次通过电视知道“希望工程”这件事。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读书的经历。陈人英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很小就要为家庭分担责任。老人回忆:“我小时候很想读书,我们同住的院子里,还有两个孩子,他们俩每天都背着书包去上学,而我却拎着饭盒去上工。后来厂里一个上夜校的人告诉我,上夜校只要24个铜板。我就从每天的早饭钱里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省,终于积满了24个铜板。当我领到书时,心里是多么高兴啊!”

    捐款500元就可以帮助一名失学儿童完成小学的学业。可是当时自己家里的负担很重,家里三代人、八张嘴,还要另外负担八个孩子的学杂费用,已经落下了一大堆亏空,哪里还有余钱呢?

    陈人英的老伴华新乙也是一位离休老干部,他也有这个想法。两位老人下定决心,就是用抚恤金,也要了这个心愿。二老再三考虑,想起用“20个工资”的办法。“20个工资”的意思是:离休老干部去世后,一次性抚恤费按其去世时十个月标准工资计算。“20个工资”就是两位老人的抚恤金的总和。1998年,华新乙老人去世后,陈人英念念不忘与老伴的约定。自己除了简单的生活,最大限度地节省其他开支。到了2002年春,老人已攒了11000多元,加上老伴的全部抚恤金8000余元,终于凑足了20000元整。

    2002年3月8日上午,八十八岁的陈人英老人从居处,蚌埠市西郊大庆新村赶到团市委,在区老干部局、团区委有关人员的陪同下,将带着体温的2万元现金交给蚌埠团市委“希望工程”办公室。她与团市委的负责同志说:“帮助家境贫困的孩子圆读书梦,是我和老伴多年来的心愿,今天,我们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为党做些事情心里才踏实”

    陈人英为党的事业默默奉献了一生,支撑她的精神支柱,是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和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前些年,只要身体允许,逢组织生活,她总是很积极。她家住的远,参加组织活动,要跨大半个城市,但从不马虎。因事不能参加还规规矩矩地写请假条。有一段时间,陈人英去上海女儿家小住,为了不耽搁过组织生活,还特地带上组织关系介绍信。

    陈人英老人穿的朴素,住的简陋,吃的简单。她现在工资高了,家庭负担小了,但她仍旧保持一个老共产党人艰苦朴素的品质。耄耋老人,谁都难免有个头疼脑热的。治病花钱,天经地义,但她看个小病小痛却从不去大医院,只是到附近的药房买点普通的药来服,需要打针吊水也总是去社区的诊所。她说,有点不舒服,就要住院,这不是浪费钱吗。新的《离休干部医疗统筹管理办法》规定,离休干部一个年度的门诊和住院费用合计不超过3000元的,结余部分按比例奖励给个人。陈人英连年受到奖励,是全区离退休干部中医疗费用最低的。

    她计算并积攒一分一厘钱,然后毫不犹豫地捐助给最需要帮助的人。汶川地震、东南亚海啸,她都是第一个给区老干部局打电话,要求捐款,帮助受灾的人。她为失学儿童捐款、为贫困的社区居民捐款,其实她自己的孩子们也或多或少地面临着工作、生活上的困难,她只是鼓励他们自立、自强,碰到困难要自己努力去解决。

    年龄不断增长,身体每况愈下。陈人英心里不知不觉有了丝丝遗憾,她念念不忘当初的入党誓言:要终身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她想,现在不工作了,党依然给了我这么好的待遇,为党做些事情心里才踏实呀。她在暗暗积累,2004年,她在工资存折上积攒了一串数字后,她决定拿出一万元,向组织交一笔特殊的党费。她说:“我出生贫苦,是党解救并培养了我,现在我已经不能做什么事了,我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回报党对我的养育和关怀。

 

                                                         中共蚌山区委组织部

                                                         中共蚌山区委老干部局 

                                                               2009年5月15日